太平天国堵王(五虎上将之一),广西博白县历史上唯一的诸侯王黄文金

 2020-11-26 15:33:27 
全国莞式男士桑拿水疗会所-哪里有找富婆包养鸭子-聪聘信息网

晚清第一重臣曾国藩曾这样评价太平军五虎上将之一黄文金:“黄文金极善张大威势,而党羽善战者少。

黄文金(1832-1864),太平天国重要将领,五虎上将之一,后来被封为堵王。黄文金是广西博白文地人。早年他参加金田起义。1855年奉命镇守湖口,并且屡次击退清军。1857年清军大举来犯,他率军拼搏抵抗力竭城陷,被迫全师退出湖口。

1859年韦俊在池州(贵池)叛变,黄文金联合古隆贤、刘官芳、赖文鸿共同夺回池州。1860年被太平天国升定南主将。这个时候,他参加再破江南大营之战,并与杨辅清自高淳占溧水,克秣陵关。10月太平军分5路包围曾国藩于祁门,他为西路军主帅,又沿长江南岸趋赣北,12月攻克建德(东至)、鄱阳(江西鄱阳)等地,断敌粮道。不久,湘军援祁门,黄文金在战斗中不幸负伤。1862年黄文金受封为堵王。很快,清军反扑,围困天京,黄文金为援救天京,于是又与杨辅清等率军攻占宁国,亲自与鲍超部激战,牵制了大量的清军。次年从皖南入江西反攻湖口,从而阻止清军对天京的围攻,意料之中不克,旋即退归皖南,不久进入浙江守卫湖州。1864年天京陷落消息传来,黄文金迎幼天王洪天贵福至湖州,亲自护送赴江西,后来至宁国途中病死。

黄文金(1832——1864),广西博白县人,他是博白地区拜上帝会的领导人,在接至团营令后,立即就在佛子岭立下大营,操练兵马。清道光三十年(1850),他率领教徒二千余人,奔赴金田。同年十二月十日(1851年1月11日)金田起义后,他英勇善战,在定都天京(今南京)前,就已屡建战功,黄文金在东王杨秀清手下任将领。咸丰五年(1855)被授东殿左三十一承宣使,同年,他奉天国之命镇守战略要地湖口,且屡次击退清军,常以少胜多,曾击毙清将萧捷三等。并为曾国藩、彭玉麟所畏忌。清方说他:骁勇善战,送他一个绰号“黄老虎”。他在湖驻守三年之久。期间黄文金先后配合友邻部队消灭清“江北大营”和“江南大营”。

咸丰九年(1859)韦俊生(一作韦志俊)在池州(今贵池)叛变。黄文金与古隆贤等夺回池州后被委任定南主将。

咸丰十年(1860)当李秀成为解天京之围,用“围魏救赵”之计,远袭杭州,引诱清“江南大营”分兵援救时,黄文金于是与杨辅清由建平北上,占高淳、东坝、淋水,克秣林关,突破敌军在天京西南筑长濠。黄文金袭击清军主力,为大破江南大营的天京之战创造胜得条件。同年冬,他攻克建德(今秋浦)、鄱阳(今鄱阳县)等地,黄文金率部包围曾国藩于祁门,同时也在战斗中负伤。

咸丰十一年(1861)五月三日(5月30日)黄文金与谭绍光攻克湖州城,黄从东门入,谭从南门进,活捉清团练头止赵景贤,并押送苏州,清军千总熊得胜及营官五十余人投降。不久,黄文金封为堵王。

堵王黄文金在镇守湖州期间,与辅王杨辅清等,同湖州群众一起,积极加强防卫,反击清军的进攻。在各要镇都派兵驻守。修筑坚垒,镇压顽因的敌人,仅在双林犯案被诛的“两年所杀可百人,皆凶恶之著名者”。在双林等地建立乡官局“局中分曹任事,有司帐、接客、友发、文案、发审等名”,建有负责过境太平军的“接待供应之所”。处理民间纠纷,在《双林镇志》中说:“民有争讼,由乡官理之”。他还重视生产和发展商业,民国《南浔志》中说:南当1862、1863年连续两年“秋收丰稔”,在南当设有四家“官丝行”。乌镇“近两省三府交界处,极大市肆,丝业所萃”,商业很盛。并注意减轻群众负担,“田税转轻于昔,仅依旧额取十之五、六”。还重视人才,建有“开考”制度。与此同时,黄文金还曾先后率部援救嘉兴、杭州太平军。

同治三年(1864)三月(4月)开始的湖州保卫战,是太平军在浙江的最后一次重大战役。黄文金对此作了周密的部署。他与杨辅清等,在湖州附近村镇增筑防御蔌,建立了以外围菱湖、东林为第一防线,袁家汇、荻港等地为第二防线的防御体系,在思溪、双福桥、晟舍、长超等地以重兵把守。以正面抵御南路敌军的进攻。在西北的长兴、泗安、梅溪、安吉(今安城)一带,连营数十里,互为犄角,并由此往西,与皖南广德相呼应。清方惊呼“浙江惟湖州及长兴、安吉三城未下”,后又不得不承认“惟堵王黄文金”“坚踞湖州如故”。于是,左宗棠命布政使蒋益澧为前敌指挥,纠集左宗棠的老汀军及洋枪队“常捷军”、“江苏的淮军郭松林、潘鼎新部和在海宁隆清的蔡元隆(降清后改名为蔡元吉)、在石门降清的邓光明等部,合围湖州。黄文金指挥和率军勇战,屡次击退清军的进攻,湖州成为太平军唯一的一个大据点。黄文金仍率军与敌人浴血奋战,六月廿四日(7月27日),他在思溪,双福桥等地大败清将蒋益澧及洋枪队,打死打伤清军洋兵7000余人;六月廿五日(7月28日)他又在思溪一带杀伤清军600多人,蒋益澧的战马也被枪弹射中。六月廿六日(7月29日),黄文金把从广德辗转到湖州的幼天王洪天贵福迎入,临时驻跸。幼天王在湖时,想重整旗鼓,在湖州建都立业,黄文金等分析当时形势,认为湖州已是一座孤城,兵单粮少,四面受敌,“恐难建都立业”,故议入江西建昌(今永修),然后西上湖北,会扶王陈得才大军,据荆、襄,再图中原。七月三日(8月4日),黄文金派其弟昭王黄文英与首王范汝增、养王吉庆元等护送幼天王复回广德。自己与杨辅清等留守湖州。幼天王走后,黄文金继续率军奋战,七月七日(8月8日),他在荻港大败蒋益澧的水陆师;七月十日(8月11日),他夺获“常捷军”十二磅大炮一门;七月十三日(8月14日),大败叛徒蔡元吉所部七千人于思溪,打得蔡只身凫水逃命。接着太平军又在各次战斗中打死清参将何铭思,并打伤淮军重要头目郭松林。七月廿五(8月26日),因南门守将陈学明率千人降敌。在蒋益澧、郭松林、潘鼎新、德克碑、日德格等联合进攻下,黄文金、洪仁干等决定主动弃城,七月二十七日(8月28日),黄文金等率军全力突围,攻克了清军许多栅寨,俘获了数百艘炮船,打死打伤清军洋兵一批,突出重转,湖州失守。七月二十八日(8月29日),黄文金等至广德,连夜护送幼天王走宁国,遭敌截击,转走浙江昌化,八月五日(9月5日),黄文金在途经昌化白牛桥时,因伤而死,时年三十三岁。太平军在湖州保卫战中,共打死打伤故人近万人。

黄文金镇守湖州近两年零四个月。他与湖州群众一起,勇于反抗封建统治者,敢于抗击外国侵略者,在湖州历史上写下了极为光辉的一页。他的英勇斗争精神,可歌可泣,震惊中外。

太平天国癸好三年既建都天京,复经略长江上游,东王杨秀清以湖口为赣、鄂关键,长江腰膂,非骁将不能守,十一月,乃命文金去镇守。文金到湖口,拆毁旧城,在石钟山自麓到顶,叠石重关,筑城如带,复在西岸梅家洲筑立坚城,掘濠植树,环濠绿杨几万株,葱郁成林,与湖口相犄角。江中用钱索横江、排战舰几百艘防守,防御工事极固。曾国藩率湘军水陆师来犯,百计攻打,卒不能下。文金镇守三年,大小几十战,杀清将萧捷三、罗胜发、史久立等。清军极怕他,称他做黄老虎。丙辰六年秋,天京事变起。十一月,武、汉失守,敌人水陆大与来犯。文金兵单援绝,屡败敌人,守到丁巳七年九月,力竭城陷,金师退出。

戊午八年,隶右军主将韦志俊部下。己未九年九月,韦俊在安徽池州叛变,派文金、赖文鸿、刘官芳、古隆贤率队去袭芜湖。文金等行到中途,反戈讨伐叛徒,在池州城下连战下胜,退到青阳、铜陵,向杨辅清请援兵,十一月,卒打败叛徒,夺回池州。

庚申十年春,黄文金奉命调回京,连续打垮江南大营后,又攻克江苏江阴。被论功授定南主将,封擎天义。八月,从江阴进功常熟,黄文金率七骑当先直冲阜成门,清军顿时崩溃,黄文金遂克常熟。常熟既定,九月,又奉命进军江西。当时太平军从四路八方包围祁门曾国藩湘军大营,黄文金当西面,他领军连克建德、鄱阳等六县,这时的湘军粮道文报都断,只剩景德镇一路通接济,黄文金悉锐猛攻,这时曾国藩急命左宗棠、鲍超来救,竭力死拒。黄文金与敌大战,相持不下。辛酉十一年正月,回军青阳。

千戌十二年,黄文金以功受封堵王。癸开十三年二月,黄文金自皖南进入江西,越鄱阳、浮梁、都昌西攻湖口,欲断湘军上游交通。围攻数月,不克。七月,退归皖南。旋入浙江守湖州。这时候,江苏、浙江两省地荒粮缺,甲子十四年春,苏、浙大军前往江西入敌境内就粮食,预定秋收后回救天京。以湖州、广德这一面水背山,襟带平原的地理形势,处於江西、江苏的中权,既可以接应江西大军回救天京,又可以接应天京突围,还可以东出苏、浙威胁苏、杭,这是一个进可以攻、退可以守的要地,因特命文金留守。

六月,天京沦陷,幼天王出奔广德,黄文金迎入湖州。由于黄文金所部都是百战精锐,因此人心赖以固结。七月,又从湖州撤退,保护幼天王入江西与侍王李世贤军同去湖北会合扶王陈德才大军。文金刚领导军队安全离开湖州、广德,就在宁国墩猝亡。自文金死,军队失了英勇的统帅,随幼天王入赣的军心始散,遂致石城一役,全军覆败。

黄文金是太平天国五虎上将之一,他作战勇猛,是令清军最头疼的太平天国主将之一,最后天京陷落后,黄文金保护幼天王转移,勤王有功,可惜的是他死得太早,没能力挽狂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