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朔的追星首选——阿城,《棋王》一出,名动天下

 2020-11-30 17:15:11 
全国莞式男士桑拿水疗会所-哪里有找富婆包养鸭子-聪聘信息网

我第一次看《棋王》这篇文章的时候,年纪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大概是十三四岁的时候。说起来若是心智成熟一些的孩子,在这个年纪也应该参透这书中的韵味了。可惜我那时正在学校住宿,学校食堂饭菜着实一般,我每日都吃的不舒心,所以通篇文章读下来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们一帮知青吃蛇肉的片段了。

我对蛇肉并没有什么偏好,也不曾吃过,不过书中说那种滋味是与螃蟹肉有些像的,我便可以想象一二了,大概是又嫩又鲜的吧?除了这个吃蛇肉的片段,《棋王》这篇文章也算是开启我对文学类小说的好感。那时在学校,看些同学之间相互传阅的小说看得多了,觉得尽是一些无病呻吟之作,自己看得都有些烦了。

看罢《棋王》才觉得这小说写得一点儿也不做作,余味悠长且用词浅显,并不像之前我所看的那些小说,颇有卖弄词汇量,刻意用些艰深辞藻的嫌疑,都说半桶水响叮当,这话不假。自《棋王》之后,我看文章的眼光可以说变了一个样。近日重看《棋王》这一篇文章,虽然还是对写吃蛇肉那一段流连忘返(实在是没什么出息),但也还是品出了一些其他的滋味。

《棋王》这篇文章跟我以往读过的那些写知青的文章有些不同,不论是表面上还是隐含里,它都没有那种批判和惨兮兮的呻吟态度,更像是一种非常平静地回顾、审视,而且态度非常之大度、超脱。在《棋王》中,棋之一道是王一生(棋王)的理想之火,如果说每日吃饭做活只不过是生存而已,那么加上下棋,对他而言便可称得上生活。

《棋王》这篇文章中所谈到的吃,与梁实秋、汪曾祺那种风雅之风可不一样。吃,在阿城笔下更多的是一种生存的本能,他在文章中借王一生之口这样说,‘王一生叹一声,说:“混可不易。一天不吃饭,棋路都乱。’文中有一段王一生的吃相,将他的吃相描述的十分鲜活,活生生的将吃饭吃出了一种虔诚之感,叫人不禁想象,要在如何贫寒的家境中长大,才能将吃饭吃出‘虔诚感’?

王一生吃盒饭

我喜欢的作者总有一点儿相似,例如汪曾祺、沈从文,又或是今天提到的阿城,他们文字客观,不喜卖弄,又极其的有生活气息。阿城最让我忧伤的事情就是写书太少,近年来更是转战电影幕后,之前由侯孝贤导演,舒淇和张震出演的那部《刺客聂隐娘》编剧就是阿城。

阿城

王朔曾表示过对阿城的极大仰慕,‘若是每个人必须追星,我就追阿城。北京这地方每几十年就要有一个人成精,这几十年成精的就是阿城。’叫一个男人仰慕别人是极难的事儿,更何况还是王朔,想来阿城真是叫他佩服的不得了了。